打印

[意淫强奸] 【被手下奸淫堕落为肉便器母猪的不良少女】【作者:嘟嘟嘟】

0

【被手下奸淫堕落为肉便器母猪的不良少女】【作者:嘟嘟嘟】

作者:嘟嘟嘟
字数:5989


  街头,昏暗的巷尾。

  一个穿着黑色小皮裙的少女带着三个染着红黄绿头发的混混堵住了一个穿着
校服的学生的去路。

  「姓张的,让你带的东西带来了没?」

  「带……带来了……」学生畏畏缩缩地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叠试卷。

  「这就是下次考试的题目?不错,有个当校长的爹就是好啊,滚吧。」少女
看了一眼试卷,满意地点点头。

  学生如蒙大赦,飞一般地逃开了。

  「琪姐,我不明白您怎么忽然在意成绩了?您以前不都是无所谓成绩的吗?」
黄毛好奇地问道。

  「还不是我那该死的老爹,他妈的一定要老娘考个好成绩,不然就断了老娘
的零用钱,操他妈的我能怎么办?」被称作琪姐的不良少女抓了抓头发,心有点
烦。

  红毛看到少女这样连忙递上了一根烟:「那琪姐,我们今天去哪玩?还是去
大飞哥的场子?」

  「行,就去大飞那边的KTV ,跟大飞说一声。」

  「好嘞。我这就给大飞哥打个电话。」

  四个人叫了辆车,很快就在一家KTV 前停下,一个身高将近一米九满身肥肉
的大胖子站在KTV 门口。

  「琪姐好久不见啊。」

  「老规矩,给我找几个帅的,一米七到一米八左右的,不要银样镴枪头的,
上次看上去一个比一个强,结果最短的才他妈的三分钟,还有一个他妈的敢射老
娘衣服上,是他们来伺候老娘还是老娘伺候他们?」不良少女仿佛想起了一段不
怎么美好的回忆。

  「琪姐说的是,我上次已经很很教训过他们了。」大胖子一边引着少女往里
走,一边陪笑着。

  「只是琪姐,上个月的钱,咱能不能结一下?」

  「结钱?」少女一巴掌甩在了大胖子的脸上,「你他妈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每个月十号老娘都会结钱,今天才三号,你是几个意思?觉得老娘会赖账不成?」

  大胖子挨了一巴掌依旧陪着笑脸:「琪姐您说的是,琪姐您说的是,琪姐自
然是不会赖账的,只是我这边刚好缺点钱周转,所以琪姐您能不能……」

  啪!

  少女又是一巴掌甩在了大胖子的脸上:「他妈的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行,
结钱就结钱,老娘还能欠你们不成?」

  说完,少女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狠狠地甩在了大胖子的脸上。

  大胖子看到掉落到地上的银行卡,连忙蹲下去捡起。

  「现在可以了吗?」

  「还请琪姐您稍等一会儿。」大胖子将银行卡递给了一旁的手下,依旧是陪
着笑脸,笑容可掬。

  不一会儿,手下过来了。

  「不好意思琪姐,大飞哥,卡里没钱了。」

  「等着,我给我爸打个电话,真他妈的烦。」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喂,爸,给我卡里转点钱。什……什么?你开玩笑的吧……我……我先挂
了。」

  看到不良少女挂断了电话,大飞哥笑眯眯地看着她。

  「我……我今天还有事,我先走了。」

  「琪姐……那钱?」

  「我肯定会给你们的,你还信不过我吗?」

  大飞哥摇了摇头:「我肯定信琪姐你的人品,可是琪姐啊,你家破产了,你
凭什么还呀?」

  「破产了?琪姐破产了?」

  「不是吧,琪姐居然……」

  不良少女身后的三个小弟脸色也变了。

  「其实我本来想还有点不相信,可是琪姐,我现在不得不信了,要么给钱,
要么……哼哼,我大飞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可不是吃素的。」

  「大飞……」

  不良少女身后的绿毛一把抓住她的肩膀迫使她转过头来,狠狠地给了她一巴
掌。

  「大飞他妈的也是你叫的?叫大飞哥!」

  绿毛谄媚地看着大飞哥。

  大飞哥笑眯眯地看向不良少女:「赵琪,你怎么选呢?」

  赵琪被甩了一巴掌,脑子里乱糟糟的:「你……你宽限几天……」

  「就今天,我大飞说一不二。」大飞哥才不想宽限,「不过你如果给不出钱,
用其他的地方偿还,也是可以的。」

  说完,大飞哥上下打量着赵琪被皮衣皮裙衬托出来的完美身材。

  赵琪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怒容:「大飞……哥,我们家虽然破产了,但未必
不会东山再起……」

  「好了琪姐,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真要到了那个时候,我大飞就算和以前
一样跪在地上舔你的鞋子也没什么问题,你就算想报复剁我大飞一只手也没什么
问题,只是今天嘛……」大飞哥露出了淫邪的目光。

  赵琪看了一眼门口,趁大飞哥不注意,飞快地往门外跑。

  然而门口的两个保安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拦住了她。

  大飞哥像拎小鸡一样拎起了身高一米五出头的赵琪,狠狠地照着她脸甩了一
巴掌。

  「他娘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大飞在道上混了十几年,哪个见了我不客客气
气喊一声大飞哥?就你个臭婊子,仗着家里有点钱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还让
我管你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片子叫琪姐?你也不看看自己配吗?」

  赵琪在空中扑腾着,被大飞哥拎进了一个空闲的大包间内。

  「你们三个红黄绿的也都进来。」

  砰!

  赵琪被大飞哥扔到了沙发上,大飞哥狞笑着看着赵琪。

  「你们仨,去,上了她。」

  「真的?」红黄绿三人惊喜地看向赵琪,像饿虎扑食一样扑了上去。

  「呜……你们三个敢?别扯我衣服唔……」赵琪挣扎着,可她的力气又怎么
可能比得过三个成年男子?

  赵琪红润的双唇很快就被红毛的一张大嘴给堵上,而她的衣服也在一瞬间被
黄毛和绿毛扒光。

  大飞哥招呼了一个人进来录像,自己却出去了,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琪姐,我们馋你的身子很久了,可是每次你最多让我们舔舔逼,现在终于
可以操逼了。」绿毛捏着赵琪柔软的屁股,一根粗壮无比的肉棒疯狂地往赵琪的
小穴内插去。

  黄毛则是选中了赵琪白嫩的双脚给自己足交,柔软细腻的双脚在她坚硬发烫
的肉棒上不断摩擦着。

  「操你妈的臭婊子,每次动不动就对我们又打又骂,要不是看你家里还有几
个臭钱,老子才不乐意伺候呢。」绿毛一边插着赵琪柔软的小穴,一边狠狠地骂
道。

  赵琪的身躯随着绿毛的抽插剧烈地晃动着,两只手想把人往外推却没有任何
的效果。

  「红毛你他妈的把这臭婊子的嘴松开,让她骚叫几声,看她这样子挨操没味
道。」

  「呜……你们他妈的放开老娘,你们三个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

  赵琪的脸上多出了一道通红的巴掌印。

  「小婊子你有没有搞清楚状况?你已经没钱了?我们没必要捧着你了,臭婊
子!」

  「呜啊啊啊……停下来啊你们三个,别让老娘逮到机会啊啊啊……」

  「妈的,红毛,带药了没?要不给她喂点?」

  「带了,不过是不是有点不好……」

  「不好?你忘了我们惹她生气,她给我们吃药和那个三百斤肥婆关在一起的
事情了?」绿毛对赵琪的怨念颇深。

  其余两人也是各自想起了那一段不怎么美好的回忆。

  红毛立刻掏出药来:「吃,我们仨今天就要操死这个小婊子。」

  「我不吃……」赵琪将塞到自己嘴里的药狠狠地吐了出去。

  「怎么办?」

  「妈的,我有办法。」绿毛从地上捡起药,强行撑开赵琪紧闭的双唇,两只
手指夹着药直接伸到了喉咙当中。

  「咳咳咳咳……你们三个王八蛋……咳咳咳……」

  利用特殊的喂药方式,赵琪被迫吃下了所有的春药,全身开始发烫,身体和
意识仿佛都不属于自己了一样,她逐渐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只剩下迎合身边
三个人的能力……

  「啊啊啊别插啊啊啊……」

  「呜……哦……嘴巴不可以……呜哦哦哦……」

  黄毛这个时候已经在赵琪的脚上射出了白浊的精液,他变态地把脚上的精液
抠下来,塞到了赵琪的鼻孔里。

  「你们看她现在这样子,贱不贱呀?」

  「哈哈哈,就是一个贱婊子,还每天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配吗她?」

  「她就只配让男人操!」

  绿毛和红毛一个人插着她的小穴,一个人插着她的小嘴,两个人的抽插让赵
琪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双眼迷离。

  「呜哦哦……好舒服哦哦哦哦……大鸡巴哥哥……呜哦哦哦哦好爽……好爽
……要高潮了……要高潮了……」

  「听听这贱婊子在说什么?这么快就高潮了,真他妈的下贱。」

  「以后你他妈的就是一个下贱的肉便器母猪知道吗?」

  「啊啊啊啊啊知道……我以后就是一个下贱的肉便器母猪哦哦哦哦哦……肉
便器母猪下面好烫啊啊啊啊……快操我啊啊……大鸡巴哥哥们赶紧操肉便器母猪
妹妹啊……呜哦哦哦哦哦……肉便器母猪妹妹快要高潮了啊啊啊……」

  「妈的,真是和以前一样下贱,做起爱来什么都不管了。」绿毛啐了一口说
道。

  「以前她最多自称妹妹,哪里会自称肉便器母猪?而且以前的她只和那些小
白脸玩,什么时候轮得到我们操她了。」

  「呜哦哦哦哦哦……快点用力操我哦哦哦哦……肉便器母猪要忍不住了啊啊
啊啊……」

  「等一下,我们先拔出去。」绿毛突然有了一个坏心眼。

  红毛和黄毛虽然不知道绿毛在想什么,但还是乖乖拔了出去。

  「肉棒……肉棒呢……我要肉棒……」

  「还真是一个只知道做爱的臭婊子,臭婊子,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啊?」

  「我叫……我叫赵琪……琪姐……」赵琪一边用手抠弄着自己的小穴,一边
意识模糊地回答者红黄绿的问题。

  「哈哈哈哈,还琪姐,真是被人捧习惯了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了。」绿毛笑道,
一巴掌甩在了赵琪的脸上,「以后你他妈叫肉便器母猪,知道吗?」

  「再问你一边,你叫什么?」

  「我叫肉便器母猪,快给我大肉棒……大鸡巴哥哥们快操我……」

  「臭婊子,以前那么高傲,现在还不是得在我们面前求我们操你?」

  「肉便器母猪错了,以前不该那么高傲的,大鸡巴哥哥们快点操我……」赵
琪的双手显然无法满足她自己,苦苦哀求着红黄绿三人的大肉棒。

  「求我们啊,求我们我们就给你啊。」

  「求求三个大肉棒哥哥了,求三个大肉棒哥哥操肉便器母猪吧……」

  「哈哈哈还是你会玩啊,让着贱婊子求我们操,一想起这肉便器母猪以前对
我们颐指气使那样,啧啧,现在在我们面前这么下贱。」

  「大鸡巴哥哥们快操我吧,求求你们了,母猪以后再也不敢颐指气使了。」

              扑哧扑哧扑哧~

  「呜哦哦哦哦小穴和屁眼都被大鸡巴给填满了哦哦哦哦哦……好爽啊……大
鸡巴哥哥们快一点,母猪肉便器妹妹还想要……啊啊啊啊啊好爽呜哦哦哦哦……
顶到底了,顶到底了,啊啊啊啊啊不能再往里面顶了,肉便器母猪要坏掉了哦哦
哦哦哦……」

  绿毛发出一声低吼,在赵琪小穴的收缩下突破了精关,他立刻把肉棒抽了出
来,放到了赵琪的面前。

  「臭婊子给老子舔干净。」

  「呜哦哦哦哦……好好吃的精液哦哦哦哦……嗯哦……啊……美味的精液…
…呜哦哦哦哦,新的大鸡巴插进来了哦哦哦哦好爽啊啊啊啊啊……精液……肉棒
……呜哦哦哦哦肉便器母猪快要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咿~ 好舒服……」赵琪
一边挨操,一边两只手涂抹着肉棒上的精液往嘴里送,一边又时不时地舔舐着绿
毛本应该软下去的鸡巴。

  「妈的不行了,这女人虽然脾气不好,但比我玩过的所有女人都要极品。」
绿毛在一旁看着已经被红毛占领了的小穴,忍不住将鸡巴送到了赵琪的嘴里。

  「唔哦哦……」赵琪被堵得说不出话,被操得翻着白眼,只知道嗯嗯啊啊用
身体迎合着红黄绿。

  良久之后,三个人都在赵琪的身上发泄了出来,赵琪跪在沙发上,舔舐着三
个人沾满精液和淫水的鸡巴,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一样。

  「妈的,早知道有今天昨天就不去那个会所了,那几个女的怎么比得上赵琪
这臭婊子。」绿毛还想要继续发泄几次,可是却想到了昨天的疯狂。

  「这婊子落难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操她,今天不如让她跪着给我们道歉怎么
样?」黄毛提议道。

  「好主意。」绿毛和红毛都是眼前一亮。

  两个人架住赵琪,把赵琪抬到了桌子上,逼迫她摆出一副「士下座」的姿态。

  「臭婊子,你以前对我们三个又打又骂,还不识好歹地让我们干这干那,现
在赶紧给我们道歉。」

  「呜呜……肉便器母猪以前不该对三个大鸡巴哥哥又打又骂,肉便器母猪妹
妹知道错了……」

  「母猪就是一个只知道做爱的淫乱肉便器,求大鸡巴哥哥们原谅母猪吧。」

  从赵琪的身上,再也看不出一丝一毫的高傲和桀骜,只剩下了淫荡和下贱,
引得三个小混混哈哈大笑。

  这个时候,大飞哥也回来了。

  「完事了?」

  「刚完事,大飞哥有什么指示吗?」

  大飞哥摇了摇头:「没什么指示,这女的就送你们了。」

  「大飞哥不想玩玩这个臭婊子吗?」

  「不喜欢这个类型的小丫头片子。」

  「可是大飞哥,这婊子之前一直羞辱你,你就不想……」

  大飞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

  绿毛狠狠地拍了拍赵琪的玉臀:「去,还不快给我们大飞哥舔舔肉棒,之前
都什么态度,还叫大飞,你他妈配吗?」

  「母猪……母猪肉便器不配,母猪肉便器对不起大飞哥……母猪肉便器用身
体来给大飞哥道歉……」赵琪从桌子上爬起来,满是媚态地爬向了大飞哥。

  大飞哥当下就感到口干舌燥,立刻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一根长度接近二十厘
米的肉棒在空中不断跳跃着,显得十分狰狞。

  赵琪也十分惊喜,爬上前一口含住了大飞哥的肉棒不断吞吐着,就好像在品
尝什么人间美味一样。

  「嘶……这小丫头年纪不大,口活倒不错,不比那些二三十岁的小姐差啊。」
大飞哥有些意外,「该不会她以前专门给小白脸口吧。」

  赵琪恍若未闻,小舌头在大飞哥肉棒周围搅动着,吮吸着大飞哥粗壮的肉棒。

  「不行了,我要操她的小穴,这小婊子口活是真的好,舔得老子口干舌燥的。」
大飞哥说着,一把抱起了趴在地上的赵琪。

  身高一米五出头的赵琪在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大飞哥面前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呜哦哦哦哦哦!!!?……好粗好粗的肉棒啊啊啊啊……比所有操过我的
肉棒都要大哦哦哦哦哦!!!」肉棒刚刚插入赵琪的小穴,赵琪就浪叫了起来。

  大飞哥抱着赵琪在自己的肉棒上上下下,就好像抱着一个飞机杯一样。

  「妈的臭婊子,老子还以为你他妈的多了不起呢,还每次都要找帅哥,随便
来一个肉棒就把你操成这个样子了。」大飞哥想起了这么久以来帮赵琪找帅哥的
日子。

  「哦哦哦哦???!肉便器母猪只要随便一个肉棒就可以操到高潮……啊啊
啊啊啊到底了,到底了,再顶要咧开了啊啊啊……」

  大飞哥黝黑的身体和赵琪洁白的娇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赵琪兴奋到浪叫的
模样也让好不容易熄火的三人再度撸动了起来。

  「妈的,老子第一次操这种乳臭未干的丫头,感觉还真不错,身子也软、奶
子也软、屁股又软又大,摸起来真舒服,关键是小逼还挺紧的。当初那群小白脸
愿意往上靠,看来也不单单是为了钱啊。」

  「啊啊啊啊……肉便器母猪的小逼很紧,夹住大鸡巴哥哥们的肉棒,大鸡巴
哥哥们快操我……」

  「呜哦哦哦哦要高潮了,要高潮了……大鸡巴哥哥操得肉便器母猪妹妹要高
潮了哦哦哦哦……好爽……啊啊啊啊高潮了高潮了哦哦哦哦哦……」

  赵琪的小穴紧紧地夹着大飞哥的肉棒,一股温热的淫液也冲击着大飞哥的肉
棒,让大飞哥感到无比的舒爽。

  大飞哥更加用力地抽插着高潮了的赵琪,少女柔软的娇躯蜷缩在一起不断呻
吟着,在少女身体的刺激下,大飞哥也忍不住在赵琪的体内发泄了出来。

  赵琪在大飞哥的怀里翻着白眼,留着口水,竟是被操晕了过去。

  「真是一个下贱的婊子。」大飞哥像是扔垃圾一样把少女扔在了一边,少女
身体不断痉挛着,嘴里也还都是没有吃干净的精液,浑身上下全是男人们粗暴抽
插时留下的红印子。

  原本在圈子里赫赫有名的「琪姐」不知为何销声匿迹,多了一个自称「肉便
器母猪」的小骚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长门有希 金币 +5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21-1-30 12:47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7-3 1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