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痴女竞技场】(1、2)【作者:yankaiboy】

龙葵 2022-6-21 22:44

【痴女竞技场】(1、2)【作者:yankaiboy】

作者:yankaiboy
字数:10083


[color=Blue]    予人玫瑰:flower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img]http://i.imgur.com/XlA5IuC.png[/img]举手之劳:handshake 。
  您的支持:excellence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heart ![/color]

            痴女竞技场 第一章

  主持人的声音响起:「欢迎各位来到痴女竞技场,这里是爱与疼的向汇之地,
是情与血的交合之处。」

  修罗族的痴女竞技场自从推出后,在地下世界掀起了一阵血腥、唯美、残忍、
痴情的风暴。无数的痴女在这里追求终极的快感,为自己主人和观众奉献一场场
用爱意抒写的残酷画卷。作为竞技场,当然有比赛,痴女们的比赛项目就是被杀
掉后,尸体被拍卖的价位。每一次比赛中,拍卖最高的痴女主人还会得到主办方
的一笔丰厚奖金。不过相比竞技场的门票收入,只能算九牛一毛。当然也有很多
主人不打算拍卖尸体,那么处决就属于表演性质,一样会有主办方的奖励发放。

  在观众的欢呼声中,主持人再次说道:「话不多说,今天第一个上场的是张
梦华小姐,梦华小姐年龄20岁,大二学生。身高165 ,三围88 62 90,完美的东
方身材。下面有请梦华小姐和她的主人。」

  在观众们更加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中,一个身材中等微胖的年轻男子牵着一
条宠物链,宠物链的另一端挂在一个在地上爬行的美女的项圈上。两人步入场中,
男子步伐平稳,女子身形苗条,美艳的小脸有几分青涩,修长的四肢着地,跟着
男子的步伐,慢慢爬行。

  进入场地后,男子解开了梦华的项圈,让梦华自己爬到了场地中间。

  梦华环顾四周,然后用清脆的嗓音甜甜的笑道:「谢谢大家来看梦华的终极
表演,我和主人商量好了。梦华死掉之后,大家可以竞拍我的尸体。虽然主人很
想留下梦华,但是主人现在急需一笔钱,所以希望大家支持梦华。」

  说完梦华回头微笑着看着主人:「主人不要难过,梦华可是很期待被主人虐
杀的哦。」

  梦华的主人只能有些愧疚的点点头,梦华直起了身体,然后伸了个懒腰:
「现在梦华就是大家的小肉畜了,请大家不要介意小肉畜放肆一下嘛。」

  说着梦华不在爬行,而是站了起来,来到一根横着固定好的圆木前,圆木是
横插着固定在一个柱子上,圆木的上方平行固定着一个横梁,横梁垂下四根绳子,
前三根绳子末端只有一个小圆环,第四根绳子末端链接着一个沉重的斧刃,刃口
锋利闪着寒光。

  「小肉畜一会被绑在这里,被主人虐待,最后那个吓人的大斧子会掉下来,
然后人家脑袋就……」梦华指了指斧刃然后给自己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过这是主人帮人家设计的刑具,可没有这么简单哦。」说着梦华推来了
一个天平似的装置,上面是一个托盘。然后是这个架子,上面固定了3 个小铲子
一样的东西,刃口开了锋,收在架子上管子里。

  「一会人家的小阴蒂,乳头,和小舌头会被挂在上面哦。」梦华指了指上面
带有圆环的三跟绳子。

  「至于怎么挂上面,就要靠小肉畜淫贱的小穴了。主人老说小肉畜的小穴是
水龙头,打开就停不下来。嘻嘻这次可是流水越多小肉畜就会越快死掉哦。」梦
华揉了揉自己的小穴,光洁的小穴上,现在就已经有了一些露水。

  「不过小肉畜还想流水更多些,嘻嘻。」梦华说着从托盘里拿出了2 个金属
跳蛋,跳蛋后面用电线链接着一个控制盒,舔了舔跳蛋,在观众面前岔开腿,将
跳蛋塞进自己的小穴和肛门,然后夹紧站了起来。

  「呜……小肉畜先夹着,它们可是会放电的哦,不过小肉畜还有任务,一会
让主人放给小肉畜。」梦华说着打开了跳蛋的震动开关。

  「先帮主人把3 个钩子挂上。」梦华又从托盘里取出一个鱼钩似的东西,尖
头锋锐,尾巴有一条细线,链接着一个S 状的挂钩。揉了揉自己的小穴,然后用
手指分开阴唇,按压在阴蒂上,揉了一会,小小的阴蒂肿胀起来。梦华一只手掐
住勃起的阴蒂,一只手拿起鱼钩刺了进去,鱼钩刺穿阴蒂然后转了半圈,挂在了
阴蒂上。整个过程梦华纤细的双腿都在打颤,而手上的动作却异常流畅。

  「啊……,好疼,不过小肉畜就是喜欢疼,一疼小穴就喜欢流水。」众人这
才发现,被刺穿的阴蒂流下了血液,但更多是从小穴流出的溪流。

  「还有两个……,要挂在人家的乳头上,主人平时最喜欢咬人家这两个小樱
桃了,其实小肉畜也想尝尝,可惜奶子不争气够不到。」梦华说着,又拿起一个
鱼钩,这次揉捏起自己的一个乳头,粉嫩的乳头立了起来,梦华就用鱼钩刺穿乳
头,让乳头和阴蒂一样挂上了钩子。接着梦华拿起了第三个钩子,将另一个乳头
也如法炮制。

  「好了,最后一个就交给主人了,不然小肉畜现在就不能说话了。一会小肉
畜会被绑在这跟木头上,主人会让小肉畜一直流水哦,然后小肉畜的淫水会掉进
这个托盘里。到时候大家就可以看见小肉畜这些肉肉一个个飞起来啦。」梦华说
着,把天平推到横木下面,然后自己爬上了横木骑在上面,躺下身体,接着笑盈
盈的看向主人。

  主人知道该自己出手了,来到梦华身边。先帮梦华调整了一下位置,让小半
个屁股露出圆木。然后用绳子将梦华的双手绑在了圆木后面,接着让梦华将双腿
大大的岔开,将双脚在圆木后面与双手绑在一处。主人又拿出了三根绳子,在梦
华的乳房下缘,肚子上和胯部围绕着圆木绑了几圈。绳子拉紧,勒进柔软的肉体
里,梦华被彻底固定在了圆木上。

  此时的梦华就像四肢反向紧紧抱住圆木,而悬在圆木外的半个小屁股将流水
不止的小穴和紧缩的粉嫩菊穴暴露在观众面前。主人睁睁的看着眼前就要被自己
杀掉的美好肉体,神情中流露出了犹豫。

  「主人继续吧,小肉畜都快等不急看自己的肉肉起飞了呢。」梦华依旧甜甜
的笑着提醒主人。

  主人听到梦华的言语也不在犹豫,俯身亲吻梦华的小嘴,梦华调皮的将舌头
伸入主人的口中,二人亲吻了片刻,主人起身,梦华的香舌依然伸在外面。主人
从托盘拿出最后一个鱼钩,掐住梦华的小舌头,用鱼钩刺穿。

  接着主人拉下绳子上挂着的圆环,跟鱼钩链接的挂钩挂在一起。观众这才发
现三根绳子是有弹性的。主人松手后,3 跟绳子拉扯住鱼钩,将梦华身上的阴蒂
和乳头揪起,小舌头也拉直。要想减轻舌头的痛苦,梦华只能抬起脑袋。

  准备完毕的主人又调整了一下天平和架子的位置让托盘接住小穴拉流淌下来
的淫水,架子上的小铲子对准位置。然后搬来一个梯子,拿着火油和引信爬上梯
子,将绑住斧刃的绳子涂上火油,再粘上引信,最后用电线把引信和天平链接在
一起。

  一切准备就绪,梦华淫穴中的水滴点点落下,掉落在托盘上发出啪嗒啪嗒的
响声。小肉畜已经不能说话,只能给主人一个鼓励的眼神。

  主人拿起了一个细长的鞭子,打开了跳蛋的放电开关,开始抽打梦华的身体。
电流击打在体内的软肉上,梦华的身体本能的挣扎了一下,然后开始不停的颤抖。
细鞭避开梦华被钩子揪起的地方,一下下的抽打在梦华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细
细红痕。

  小穴中的水流开始加大,无助的肉体享受着主人的抽打,只能发出呜呜……
的惨叫。慢慢的托盘中的水面覆盖住了整个托盘底部,天平微微倾斜。接着架子
上一个管子的刃铲闪电般的弹出又收回。梦华被揪起的阴蒂被绳子带着飞了起来,
小屁股猛地沉了下来。被鱼钩刺穿的小小阴蒂在空中摇荡,还滴下几个血点。

  巨疼让梦华身体再次挣扎起来,双模中泪水流出,脑袋猛地向下顶住了圆木,
反而放被鱼钩拉住的小舌头伸的更长。

  失去了阴蒂的小穴不在只有淫水流出,还有鲜血也跟着落在托盘里。没有了
绳子的阻碍,无情的细鞭开始抽打梦华敞开的阴部。鞭身击打在覆盖着淫水和血
液的阴户上,在空中溅起一个个或是晶莹或是艳红的水滴。

  遭受鞭打的小穴和肛门慢慢红肿起来,交错纵横的鞭痕编织在粉嫩的软肉上。
而流出的淫水反而加大,托盘中的水面上涨比刚才快了几分。当上涨到三分之一
的位置,天平再次倾斜,机关启动,又一个刃铲飞出。两个花生大小的粉嫩乳头
离开了身体,挂着他们的绳子交缠在一起,飞舞的乳头在空中画起了圈圈。

  被拉出成圆锥行的乳房因为乳头的离开,重重的弹回胸口。好像给了身体一
记重击一般,圆木上的肉体用力的晃动起来。泪水已经打湿了脸颊,呜呜的呻吟
声带着几分悲惨的嘶哑。

  重获自由的乳房紧接着迎来了细鞭的讨伐。细长的鞭身抽打在柔软的乳肉上,
从原本乳头部位流出了大量鲜血,被鞭身击中时抹下血色的擦痕。鞭打在继续,
雪白的双乳渐渐抹上了一层血色,如同两个血馒头瘫在胸口上。鞭身的每一次亲
吻都使得乳肉下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血与疼在梦华纤细的躯体上展现的淋漓尽
致。

  被摧残的身体促使着淫穴吐出更多的水流,淫水变成了一条小溪,划过红肿
的肛门,在臀缝展开一扇水帘,哩哩啦啦的坠入托盘。水面继续上涨,三分之二
的刻度很快达到,天平的倾斜带了第三发刃铲。体积最大的香舌也带出了更多的
鲜血,小巧的香舌高高飞起,已经弹过了主人的头顶,血迹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
美的弧线然后洒落下来。

  失去舌头的脑袋歪在了一边,血泡从微张的小嘴跟着血液流出,顺着脸颊流
淌在圆木上,最后拉成细长血丝坠地。瘦弱的肉体有些无力挣扎了,如同一只死
掉的雌兽挂在圆木上。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和依旧没有枯竭一张一合的淫穴证明
雌兽尚且幸存。

  主人开始了粗暴的人工复苏,扯出了小穴跳蛋,举起自己早已狰狞昂扬的肉
棒,插进了小穴里,而双手开始继续凌虐起染血的身躯。野蛮的抽插似乎唤醒了
雌兽,拍击自己躯体的大手也在失神的脑海中发出呼唤。无神的小脸渐渐有了生
气,然后整个身体都无声的舒张起来,配合着主人的征伐。虽然被紧缚在圆木上,
小屁股依然倔强的用力挺起,想让主人的肉棒刺的更深;胸脯依然用力挺起,让
击打乳肉的手掌发出更清脆的响声。

  梦华感觉自己看到欲望的海水在拍打堤岸,一浪高过一浪的快美在自己的灵
魂中荡起。终于海水决堤高潮来临,主人的征伐还没停止,只是自己的小穴爆发
了潮喷,大股的水流从小穴涌出,然后掉落在托盘上。水面快速的上涨,然后溢
出,天平被彻底压下。

  引线点燃,悬挂斧刃的绳子燃烧起来。高潮过后,享受着主人征伐,却无法
配合的身体,只能随着主人的节奏一下下的颤抖。看了一眼燃烧的绳子,梦华脸
上再次浮现甜甜的笑容,眯起眼睛,注视着疯魔般的主人。

  啪的一声,绳子断开,沉重斧刃带着破空声落下。声音发出的瞬间梦华用力
扬起自己的脖子迎接利刃的到来,斧刃毫无阻碍的斩断了纤细的脖颈,接着一声
巨响卡在了圆木上。

  梦华的臻首从圆木上滚落,无头的躯体把血液从断颈处喷出,然后在冰冷的
斧面飞溅。如同展开一幅血色的画卷。

  主人感觉到被斩首的肉体在给自己最后的刺激,包裹肉棒的小穴做着垂死挣
扎,用尽全力的收缩自己的软肉。抱着尸体的主人进行最后的冲刺,根本无暇理
会被点燃的观众们山呼海啸的叫好,和此起彼伏的叫价。

  开场演出完美落幕。

 第二章 痴女红颜变白骨,一腔柔情喂了狗

  第一场表演结束,梦华的身体最终以25W美元的价格被人买走,至于买走
之后干什么,谁也不会去管。这时候主持人再次上场,激昂的声音响起。

  「感谢梦华小姐的精彩表演,接下来出场的是来自修罗族的美人,大家欢呼
吧。」观众瞬间热情起来,欢呼声在场地上空飘扬。因为相比一般的美女来说,
修罗族的美女除了容貌更胜一筹之外,最大的好处就是耐玩,这是普通人无法弥
补的差距。

  「下面有请美丽~~~成熟~~~最重要的是无比淫荡的凝~~烟~
~小姐以及她的主人入场。」主持人话语再次点燃了观众,各种叫好声一浪高过
一浪。

  「凝烟小姐,修罗族美人,年龄28岁,三围89 59 94,身高17
5,体重56KG。」随着主持的人介绍,一位高挑的美人和一个30多岁的男
子走入了场内。

  美女自然是凝烟,瓜子形的脸盘,大大的眼睛春波流动,长长睫毛高高翘起
,琼鼻小巧而坚挺,小嘴唇红而圆润,一头大波浪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略显骨感
的肩头,两只丰润的耳垂上各自挂有流苏碎花耳坠。身上穿着一件露肩的翠绿绣
花旗袍,胸口的位置却是镂空的,整个雪白滑腻的乳沟都呈现在人们眼前,而旗
袍胸脯最高处的两个凸起更说明里面已经是真空的。旗袍的开衩刚过腰部,前襟
更是有意的窄小,从胯部开始的优美曲线在旗袍的两边一览无余。脚下的一双灰
色高跟鞋让本就高挑的完美身材更加的窈窕动人,双脚步伐款款,两条修长美腿
前后交错迈步。一双白皙的莲臂裸露再外,一只玉手扶住男子伸出的手掌,另一
只则随着步伐摇曳摆动。

  而牵着美女玉手的男子面容冷峻,身体强壮,比凝烟高出了半个脑袋。二人
走到场地正中,和往常一样凝烟开始讲话。

  「谢谢大家来看小女子的表演,人家求了主人好长时间,主人才答应呢。」
凝烟的声音响起,带有一种御姐的诱惑。

  「其实人家最喜好的是窒息,不过这个一来有些单调,而且主人对人家来这
里也不太满意,就要惩罚人家。」凝烟说着玉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做了一个吊死的
样子。

  「所以今天就给人家加了点料。」说着凝烟轻拍了两下手掌,然后入口处推
出了一个大笼子,里面有三条恶狗,每一只有牛犊大小,眼露幽光,龇牙咧嘴,
锋利的牙齿闪着惨白的光芒。笼子的上方有个比较大的开口,不够高度上里面的
恶狗却无法够到。

  「一会我的脖子会用这个锁死。」凝烟拿起了一个皮质的套环带在了自己脖
子上,套环的外面有卡槽,显然拉紧之后会自动锁死。

  「然后主人就会干我这里。」说着凝烟撩起了旗袍前襟,原来里面也是真空
的,无毛的蜜穴上此时已经满是花露。

  「在干我的同时,根据大家的打赏可以得到我的身体,但是不是完整的身体
,而是一块块的,嘻嘻。每有1W美金的打赏人家的身体就要切掉一块。送给刚
好赏金到整数时打赏的朋友。至于得到我身体的朋友想要干什么,我是无所谓啦
,不过提醒大家,人家的肉质可是S级哦。」凝烟说着,在自己身体上比画了几
下。

  「我知道1W美金其实对大家来说没什么,但是恶趣味的主人设定的每次打
赏的上限是10美金,所以只能拜托大家动作快些。如果打赏慢了,人家没坚持
到最后就死掉了,剩下的身体可就只会保留个脑袋,其余的部分只能便宜这些畜
生了,它们可是3天没吃东西了。」凝烟做出了一个挂掉的表情,然后指了指笼
子里的恶犬。

  「所以期望大家和我一起努力,不要让人家邪恶的主人得逞。」凝烟说完做
了个可爱的大气鼓舞动作,而观众台上则传出不少咒骂声,一时群情激愤。

  身为主人的冷峻男子看着观众愤怒的样子露出了一丝邪笑,毕竟用S级肉畜
喂狗这种事确实太暴殄天物了,但是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接着男子冷漠地说道:「别废话了,开始吧,贱货。」

  凝烟不在意主人的语气,淫笑着缓缓地脱下了自己的旗袍,白皙优美的身体
呈现在观众面前,让现场观众更加气愤起来。

  凝烟自己脱光之后,开始脱掉主人的衣服,然后跪在了主人面前。

  「最后一次呼吸,贱货。」凝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男子说着拉住凝烟脖子
后面皮套的尾部,狠狠的拉紧。凝烟粉颈的肌肤被皮套死死的勒了进去,凝烟的
呼吸瞬间被锁死,同时也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不过修罗族美女的强大此时展现出来,即使无法呼吸,行动却不受影响。凝
烟用手握住了主人昂起的肉棒,伸出香舌舔弄起来。

  此时场地上的大屏幕现实出一个计数器,旁边写着左脚。观众知道可以打赏
了,计数器上的数字飞快滚动,但是滚动最快的也只是十位,要想到万位显然要
等一会。

  呼吸被卡死的瞬间凝烟知道自己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开始享受终极高潮的
肉体跟着兴奋起来,白皙的皮肤染上了一层绯红。

  凝烟的香舌在主人的肉棒上来回滑动,很快把整根肉棒舔食的水亮,然后一
口含进了小嘴里,开始前后摇动自己的脑袋。同时控制住自己的呼气,尽量利用
好自己最后一口的吸气。但是主人显然不怎么仁慈,粗暴地抓住凝烟的头发,开
始在凝烟的小嘴中快速抽动自己的肉棒。凝烟的节奏被打乱,所剩不多的吸气被
挤出,真正的窒息即将到来。

  其实凝烟也有些矛盾,寄希望自己的美人被观众获得,可是响起被恶狗疯狂
啃食自己的身体,淫荡的小穴瞬间涌出大股水流。肺里的空气被排出,窒息的感
觉让凝烟微微有些难受,但是影响还不大。

  主人在凝烟嘴里抽动了半天,看到凝烟鼻翼开始抽动,知道凝烟正式的进入
窒息阶段,也就停止了肉棒的热身。然后拉着凝烟的头发来到一个到主人腰部高
低的木台上,将凝烟推了上去。凝烟倒下,躺在木台上,主动分开了自己双腿,
湿漉漉的蜜穴呈现在主人面前,淫穴入口的软肉流出许多的淫水,比凝烟更像是
窒息了一般的一张一合。

  这时赏金终于到了1W,一个医生模样的男人拿着医用手锯走进场地,不过
让观众更加气愤的情况发生了,赏金计数竟然停止了,显然是要在切割好凝烟身
体后才能恢复。同时计数器下面出现了一个座位号码,这个号码的观众哈哈大笑
起来,因为他马上就可以得到凝烟的左脚。

  进来的医生半跪下来,抓住了凝烟的左脚,正被主人抽插的凝烟似乎毫不知
情,但是在左脚被抓住瞬间开始颤抖的身体,和美艳小脸上的兴奋申请显然告诉
大家她对接下来遭遇的期待。医生一直手抓住凝烟小巧可爱的左脚后,另一只手
毫不迟疑的启动了手锯,然后对准脚脖的位置切了进去。嗡嗡的电机响声在切入
肌肤瞬间被呲呲的摩擦声掩盖,凝烟被切割的左腿猛地绷紧,然后整个身体不停
的颤抖,细密的汗水浮现在绯红的肌肤上,摇曳的美肉淫糜。

  切割不仅给了凝烟肉体巨大的疼痛,还为痴女带了最顶尖的快感,血肉被分
割,骨骼被切断,快美和疼痛都让凝烟窒息的小脸留着泪水呈现出痴迷的表情,
可惜迷人的小嘴张开,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医生的力气很大,双手也出奇的稳定,无论是主人抽动时肉体发出的撞击,
还是凝烟身体本能的颤抖,都没有影响到医生的切割,医用手锯本身锯刃就非常
的轻薄,切出的伤口只有比较多的鲜血,却没有大量的骨碎和肉沫。很快凝烟的
左脚被切了下来,切口平滑,即使满是鲜血也可以清洗看到断口处白色的骨头和
鲜红的肌肉。

  医生把切下来后依然鲜活的小脚递给了场边的侍者,有他带个中奖的观众。
凝烟的小脚上,圆润可爱的脚趾此时还在不时的抽动。

  切割完的医生安静的站立在一旁,计数器再次开始跳动,右脚的字样现实在
旁边。冷峻的主人还在不紧不慢的抽插着蜜穴,蜜穴内被疼痛刺激的软肉变的活
跃起来,如同小手一样握紧主人的肉棒。此时窒息对凝烟的影响依然不大,微微
的晕眩和憋闷只是让凝烟有一种微醺的醉态。痴笑的小脸似乎还有些挑衅地看着
主人,却直接被主人无视。

  抽动中的主人将凝烟翻了个身,让她趴在了木台上,医生并没有给凝烟断掉
的左脚止血,也没有必要。主人掰开凝烟丰满的臀部,粉嫩的菊穴自己也在分泌
着肠液,将肉棒对准菊穴插入进去,一边抽动一边掌掴起凝烟的丰臀。

  依然很快计数器到达了2W,然后停止下来,下方再次现实从幸运观众的座
号。医生再次动了起来,这次刚碰到凝烟的右脚,凝烟竟然自己主动将右脚立了
起来,医生见状也就顺势抓住了凝烟的小腿,带着白色医用手套的手指狠狠的掐
进凝烟细腻的肌肤里。手锯再次响起,依然是脚腕的位置,这次没有医生手掌的
遮挡,观众可以看到锯刃切入时,凝烟小巧的右脚一下绷紧,五个圆润的脚趾挣
扎般的不停伸展着,可是当锯刃巨断后足筋的时候,小脚瞬间软了下来,然后小
脚在继续的切割下不断的晃动,最后小脚歪着掉了下来,只剩下一点皮肤和脚脖
相连。医生抓住小脚,割断了最后链接的皮肤,把小脚交给侍者,继续等待。

  计数器再次滚动,凝烟的脸色已经出现了窒息的样子,眼神微微有些带着喜
悦的茫然,主人的抽动还在继续,丰臀已经被巴掌打的通红,可是凝烟淫荡的肉
体还在不停地扭动,似乎是觉得主人还不够给力。当主人开始冲刺的时候,3W
的数字出现在计数器上,这次是将要被切割的是左手。

  冷峻的主人不在意这些,无情的医生继续自己的工作。医生登上木台走到凝
烟的左手边,趴着的凝烟被医生抓住小臂,左手固定在了脊背的上方。玉手紧张
的握起了小拳头,不过当锯刃嗡响着从玉手的正面切入手筋时,握紧的拳头瞬间
松开。凝烟感觉自己脊背上落下一股热流,知道是自己的鲜血洒落了下来。凝烟
光滑的背部被鲜血染成猩红,最后一只玉手直接掉落在了脊背上的血泊中,侍者
接过带血的玉手离去。

  计数器继续滚动,数值增长中,主人完成了冲刺到达高潮,精液射入了凝烟
的肠道,然后主人抽出肉棒,肠液和精液拉着丝线挂在肉棒上。主人将凝烟的身
体掉了个头,将挂满精液和肠液的肉棒放到了凝烟的小嘴边。凝烟倒仰着脑袋,
用仅剩的右手抓住主人的肉棒,伸出香舌舔吃起主人的肉棒,用香舌刮下肉棒上
的黏液,然后缩回小嘴想咽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咽下口中的混合液体,反而
从小嘴里流出灌进自己的鼻子里,或者顺着脸颊流到自己长发上。好在气管也早
被卡死,液体即使流入鼻腔对凝烟也没什么反应,反倒是挂满了口水、精液和肠
液的小脸看起来有些滑稽却更是淫糜。

  这时计数器变成了4W,凝烟察觉到医生走来,就主动把右手递了过去。医
生抓住凝烟的小臂,开始切割凝烟的右手,右手这次没有握拳,只是自然的虚张
着,锯刃划过,白嫩的柔荑再次掉落血泊,青葱玉指还在缓缓抽动。

  主人爆发过的肉棒没有软下,再次给凝烟翻身掉头,让凝烟仰躺着,双乳和
肚皮上,原本白皙的肌肤,都沾染了一抹抹不规则的血色。肉棒重新插入淫水不
停的淫穴。已经射过一次的主人,此时抽动起来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反而对观
众们激愤的神情很是满意。

  计数器在滚动,主人的抽插平稳而坚定,只是窒息中的凝烟此时变的小脸涨
红,小嘴微张,点点的舌尖吐了出来,津液挂在嘴角,脸上的表情带着痴傻的迷
茫。主人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打在凝烟的脸上,迷茫的表情清醒了一些,不过接住
就不欲望取代,带着笑意扬起小脸,接受主人继续的耳光。主人和肉棒抽插一个
节奏,一下下的耳光抽打在凝烟的脸上,凝烟的脸小有些肿胀,被勒死的喉咙传
出咯咯的响声,却一下都不躲闪主人的抽打。

  终于计数器的数字来到5W,切割又要开始,之前的手脚一般会被做成工艺
品,而这次的左腿无疑是可以食用的美肉。医生直接把凝烟的左腿拉直,然后坐
在了膝盖上方,死死压住,而主人也抽出肉棒,帮忙按住了凝烟的身体。凝烟没
有挣扎,只是直起脖子,抬起脑袋,双眸死死地盯住自己的左腿。嗡嗡转动的锯
刃在医生的操作下,切入了凝脂般的肌肤,被切割的左腿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
失去双手的莲臂猛地敲打在木台上。鲜血从切口处被转动的锯刃甩出,一条血色
的弧线将鲜血溅落在凝烟的右腿上还有主人和医生的身上,只是两个男人不为所
动,眼中反而闪烁着嗜血的神采。

  切割大腿的时间显然比刚才都长,观众们也被如此血腥的一幕感染,喧闹的
声音安静了不少,反而切到腿骨的时候,吱吱的响声让离的较近的观众都可以听
清。凝烟的身体也随着切割而颤抖起来,瞪大的美目渐渐失神。

  凝烟觉得嗡响的手锯不但在切割自己的肉体,也一样切割着自己灵魂,窒息
、疼痛和快美在空白的脑海中把自己的灵魂搅碎。凝烟的小腹开始剧烈的起伏,
被鲜血覆盖的蜜穴上冲出一股清澈的淫水。

  终于手锯一沉,锯刃切入木台,然后被医生抽了出来。凝烟的大腿离开了身
体,鲜血从大腿的断口出不断流出,平整的切面上,红嫩的肌肉似乎还在抽搐蠕
动。主人抓住凝烟的胯部,也不管满是鲜血和淫水的蜜穴如何凄惨,继续的抽插
起来。

  凝烟白皙的肌肤在沾染上大片的血色之后,有被大量的汗水打湿,如同刚刚
从水中捞出一般。姣美身躯的力气似乎也跟着左腿离去,浑身瘫软,美肉随着主
人的抽动而被动的摇晃。无情的抽插在继续,大腿断口处的鲜血随着抽插被挤出
,观众们也被点燃了嗜血的热情,可是计数器的滚动速度,依然恒定不变。

  木台上的美肉如同死掉一般,只有剧烈起伏的胸口证明挣扎的肺叶本能地想
要吸入空气。直到计数器再次定格,6W,右腿。锯刃的切入再次激活了凝烟的
身体,只是这次凝烟已经没有力气直起脑袋,只有身体在巨疼下本能的挣扎和颤
栗,不过对于两个施虐的男人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右腿离开身体时,流出的血流
明显减少,大量嗜血的姣美身躯此时已经有了一种病态的苍白,窒息的小脸也变
成了青灰色,双目无神地看着上空,小巧的琼鼻,鼻翼剧烈的抽动。

  主人坐在了木台上,将凝烟没有双腿的身体抱在怀中,肉棒从怀中美肉的菊
穴插了进去。坐在肉棒上娇躯瘫软在主人的怀抱中,憔悴的螓首直接靠在的主人
的肩膀上,苍青的嘴唇被主人亲吻住,吐出的香舌被主人任意的挑逗,却只能麻
木笨拙的回应。丰盈的双乳依然挺立,此时被主人的大手握住,然后肆意的蹂躏
起来,柔软的乳肉在大手中改变着形状,娇嫩的乳头被死死掐住。

  计数器的数值到达了7W,左臂的字样就在一旁。锯刃齐肩切入了凝烟的左
臂,只是被主人抱住的身躯毫无反应,胸膛的起伏也已经停止,被主人吻住的小
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是轻微的颤动,最后唇分时,左臂离开了身体,而凝烟双眸
中的瞳孔急速收缩,最后微笑的小脸带着痴迷、欣喜和些许遗憾的神情定格下来


  医生把左臂交给了侍者拿去,然后检查了凝烟的身体示意主人确实死去。然
后只见主人一手接过医生的手锯,一手抓住凝烟残破的身体提起,从笼子旁边的
梯子上登上了笼子的顶部,将凝烟的身体在笼子顶部的开口上举起。

  凝烟残破的娇躯,血液还在断断续续的流出,滴落在笼子中,恶狗们瞬间激
活起来,犬吠带着嗜血的声音不断响起。每一只恶狗都抬头盯着上方的美肉,爪
子迈起焦急的步子在笼子中走动,时不时的挑起,却无法够到上方的美肉。

  在观众们的咒骂中,主人哈哈大笑,然后拿起手锯,对准凝烟粉嫩的颈部锯
了进去,没有多少鲜血流出,凝烟纤细的脖颈轻易地被手锯切断,还挂着一条莲
臂的身体从开口掉落进笼子。

  血腥的盛宴开始,三只恶狗在美肉掉入的瞬间就疯狂的扑了上去,摔着口水
的大嘴张开,狠狠咬在了凝烟的残躯上,苍白的肌肤被撕裂,滑润的脏器从撕裂
的肚皮流出,丰盈的乳肉被一口咬下大半。

  仅仅几分钟,观众们看到凝烟的残躯只剩下几块残的带血骨骸。

  痴女红颜变白骨,一腔柔情喂了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痴女竞技场】(1、2)【作者:yankaiboy】